农电之窗

  • 业务QQ:411496977
  • 全国最大农电工网站。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3104|回复: 0

河北玉田县电力局是怎样坑害农电工的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7-23 09:55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Lwqbp5afs05 于 2015-7-23 09:56 编辑

  我是国家电网公司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电力局一名普通的农电职工,2002年被县电力局招聘为企业职工后,在其下属单位林南仓电力所林西营业站工作,职务是抄表员,负责农村用电的“抄,核,收”及日常的维护管理工作。


  2005年,玉田县电力局搞优化组合,采取考试的形式,优胜劣汰,定岗定员。全局千余名农用电工通过考试考核,最后只剩下包括我在内的223人与电力局签订了劳动合同,其余的人全被解聘。事后,原电力局局长马永荣在职工大会上宣布,玉田县电力现拥有职工1043人,全部为局内在编。同年,玉田县电力局为每位职工做了编号牌(我的编号是“玉田县电力局1011”)。从此我们成为了玉田县电力局真正的编内职工。


  2008年初,国家出台的《劳动合同法》正式实施。其中第二章第十一条就“劳动报酬”问题有如下规定:“没有集体合同或者集体合同未规定的,实行同工同酬。”为此,玉田县电力局召开职工代表大会并做了决议:对主业以外的职工,要通过考试考核的形式调整其工资待遇及各项保险。同时出台的玉电〔2008〕25号文件决定:对2005年3月31日在职的非主业职工(农电工)在同年9月份进行考试;2005年4月1日以后在职的非主业职工(农电工)考试和调整时间拟定于2009年5月;2000年12月31日前在职的人员执行0.5系数的工资及奖金,2001年1月1日以后在职的执行0.4的工资及奖金系数。此次薪酬调整考试依据文件顺利完成,但在实际执行中,却并不是按文件规定来确定我们的薪酬标准。三产职工(原电力局开办的第三产业的职工)按文件执行了0.4 ~ 0.5 系数的工资及奖金,而从农电应聘的职工却执行0.2系数的工资及奖金,两者相差一倍多,各种社会保险相差得更多。这种严重的身份歧视,肆意压低我们工资待遇的做法,于法无据,于理不通,令我们非常气愤!同年,我们这批被执行了0.2系数的职工,集体到电力局要说法。刘宝文作为职工代表在县电力局办公楼和领导进行了长达3小时的约谈,但没有结果。我们也无可奈何(后来刘宝文被提拔为电力所“副所长”至今)。


  转眼到了2010年,国家电网翼北电力公司决定将玉田县电力局上划。原电力局的人、财、物,统一上划归口,由唐山市电力公司直接管理,与政府脱钩。同年3月份,玉田县电力局全体职工(1043人)与唐山市电力公司签订了长期的劳动合同。但是,一式三份的合同由电力局统一管理,并没有依法由职工自己保留一份。合同签订后,原电力局长马永荣召开了全体职工大会,宣布以后全局职工1043人身份一样了,全部为农电工身份;工资待遇将慢慢拉平,执行同工同酬。马局长的讲话引起了全场职工的一阵欢呼。大家心想,这下好了,我们不会再受歧视了,能挺起腰来工作了!可是天有不测风云。同年5月份上划完成后,马局长被调离了工作岗位,市公司从遵化市调来一位新局长(万广军)。 这位局长一上任就大刀阔斧,将原局里所存的1700万元现金自作主张私分掉!就我们所知道的,每个农电工分得5000元;三产职工分得20,000元;主业职工400,000元;其他领导不详!其次,将我们这批执行了0.2系数的职工所签的劳动合同作废,要求我们重新签订1年期的劳动合同。一开始我们不同意,拒签,并到局里要说法。可是我们太弱势了!万局长态度强硬,声称不签合同就换人,想在电力局干就要听他的,否则就开除!没办法,我们被迫签了新合同。我们忍了又忍,退了又退,只因为想到,一家老小还等着我们挣钱过日子呢!总得有一份工作能养家啊!人在屋檐下,哪能不低头啊!


  可是这样的“好景”也不长!2012年4月,我们与玉田县电力局签订的1年期劳动合同过期四个月后,电力局要求与我们这些执行0.2系数的职工解除劳动关系,让我们与鑫迪电力公司签订劳动合同!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,如同五雷轰顶,天塌下来一样!我们把人生最美好的时光都奉献给了我们热爱的电力事业,可最后得到的却是这个结果!我们的权利在哪里?我们的保障在哪里?这个社会到底还有没有道理,有没有法律可讲?!谁能站出来主持公道?
  无奈之下,我们一行30人联名向玉田县信访局和唐山市信访局进提出书面信访申诉,要求与玉田县电力局依法签订无固期劳动合同,并执行同工同酬!他们一而再地压迫,我们一而再地退让,忍气吞声,但这次,他们把我们逼到死路上,我们不能再沉默了!2012年5月1日,我们一行9人来到唐山市信访局依法上访。信访局接待了我们并收下信访书。这时,玉田县电力局也派出了多名副局长及所长(包括李贺新、陈冬云、张卫东、王松书记等),追到唐山!但他们不是来解决问题的,而是去打压我们!其中一个领导说:“你们还上这儿来了?就是去北京也是我们说了算!我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!你们闹不出去的!”这下更加激怒了我们!我们一行人一气之下连夜赶往石家庄。


  没想到的是,玉田电力局与省里的信访局有关系!2012年5月4日,我们来到河北信访局,依照程序被安排在信访局205房间接谈。当我们将信访书交到接待人的手里时,他看了一眼,说:“你们这个事我们管不了,也不归我们管!”我们问他:“为什么?”他说:“这种事归中纪委管。因为电力局是垂直管理单位,信访局管不了。”这个说法合理吗?我们不知道。但中纪委不是谁都可以去的地方,这一点我们却是知道的。我们只好原路空手而返,心想认命吧,电力太强势了,我们惹不起呀!可再一次没想到的是,在我们回到玉田后,玉田县电力局动用了大批的刑警来镇压我们,把我们关进了公安局,直到晚上9点多!他们用种种方法对我们进行恐吓,逼我们说不告了,才把我们放出来。这是什么世道啊!老天!!


  我本想认命吧,不告了,以后老老实实上班!“民不与官斗”,这句话我算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了。可是,“树欲静而风不止”,2012年5月12日那天,我正准备下乡去抄表,林南仓林西营业站业务员却通知我:“你把钥匙交出来吧,局里通知停止你的工作了。”没办法,我只好交出钥匙。当天我去局里问原因。其中一位副局长告诉我:“因为你在变更协议上签了字,万局长决定解除你的劳动关系。”我说:“这协议我们300多人都签了,为啥就解雇我呀?”他说:“你们这回闹大了!要杀一儆百,否则以后的工作没法进行了。你就认了吧!回头局里给你一些经济补偿,你再另谋职业吧。”这是什么道理?!明明是他们违法违纪,却要将我们赶尽杀绝。


  我不服!我决定进京信访。可到了国家信访局,接待我的人让我回地方劳动仲裁部门进行仲裁,否则没法证明我是否符合条件。2012年7月18日,我向玉田县劳动仲裁委提出申请。仲裁委于2012年8月8日开庭审理了此案。我要求仲裁委到电力局调取我与电力局签订的劳动合同,作为证据。9月3日,我到仲裁委索取裁决书。当时仲裁员黄红艳跟我说:“我帮不了你。你再想想别的办法吧。但是,你要是不服本裁决,须在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上诉。”无奈之下,我于9月14日将玉田电力局告到玉田县人民法院,提交了调取(2002)(2005)(2008)(2010)(2011)年的劳动合同的申请(合同在电力局保管),并提交了证人名单。玉田县人民法院于2012年11月13日开庭审理此案。但在审理过程中,法院民一庭的庭长(王春宇)完全单方面地听信被告方的证言和证据,既没有向电力局调取我的劳动合同,也没有向证人调查取证!2013年1月19日,我因为没有工作,失去收入,家庭经济陷入困难,只好向玉田县人民法院民一庭提交经济先行支付申请书,以维持一家老小生活。王庭长接待我时,对我说,现在已经没有先行支付这个说法了。我问:“我向法庭提交的调取劳动合同的申请落实了吗?”王庭长说:“我已经和电力局交涉过了。局里说找不到了。他们不给我们,法院也拿他们没办法。再者说了,你这官司我是没办法判你赢的。判决书也是按照劳动仲裁和县委的意思做。首先一点是,这件事涉及到了电力局300多人。如果判你赢,电力局没法办,会乱套的。其二,我不能因为你,把电力局和县委的人伤了,否则我的饭碗恐怕也会难保……你好好想想吧!”我又问他:“我们一家老小也已经无法生活了。难道我们都要去死吗?”他说:“那也不是你听我的。我给你做个调解书,你先把局里答应的补偿款拿到,不就能解决你的困难了吗?如果你想继续搞的话!最起码家里生活能安排了,也有路费了。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吗?”我问他:“如果拿了钱还能告吗?”他说:“能啊。”就这样,我相信了他,在调解书上签了字,拿到2万元的补偿款。没想到其实我是被他骗了!原来他和电力局早就串通好,给我设了一个圈套!后来我去北京上访才知道,在调解书上签了字,就算结案了,连最高人民法院也不会受理了。这下我可真的感觉天塌下来了一样。连法院庭长这样的执法者都这样玩弄法律,欺骗我们,我的冤情看来是没有地方说理了!如今这世道,官官相护,那里还有我们普通群众的活路呀!!!


  但我不愿死心,想来想去,终于决定于2013年1月12日来到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,依法上访,得到了接待并提交了信访书。2013年2月22日晚,电力局派出林西营业站站长(杨兆伯)找我谈话,要求我在答复书上签字,保证“不再上访”,却只字不提怎么调解这个问题。我在答复书上签下“不同意”三个字!这两天我一直在想,答复意见是由电力局去做的,如果中纪委听信他们的答复,我这件事情就只能石沉大海,再也没有出头之日,永远不会得到解决了!


  我本人几年来的经历,以及我身边同样被领导们一再打压的其他农电职工的经历,让我深深感到电力局太黑暗,玉田县太黑暗了。玉田县电力局早已放出话来:如果不告了,相安无事,如果再告,县政府。公安局已经介入,将会判处我两年以下劳教或拘留。这是威胁,还是表示他们已经决心枉法行事?我不知道。但我不怕,因为“理”字在我这一边。是领导们把我逼到这个份上,逼得我只能豁出去讨个公道!


  拜托大家了!
  谢谢各位能帮帮我!


  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农电工吴树良携全家感谢大家了!!!


  电话:15097511251
  QQ:990523963
  2013.04.10
  维权路上的照片

1.jpg

2.jpg   

3.jpg

4.jpg    5.jpg




上一篇:吐吐槽,贱贱压
下一篇:保定果品批发市场-保定市满城县神星镇魏庄村果品批发基地!
论坛/群组 帖内广告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
对联广告左
对联广告左
本站2009-05-06至今已运行4589天。欢迎光临!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