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电之窗

  • 业务QQ:411496977
  • 全国最大农电工网站。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2164|回复: 0

小品 《中国电工与日本专家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2-12 16:36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编剧:缪纪芳


人物:

  速——男,某港股份有限公司油港轮驳分公司电工班长。

王小川——男,“某港拖18”驾驶员,阮速徒弟。

  明——男,某港轮驳分公司技术科长。

佐藤木夫——日本电器专家。

地点:轮驳分公司油港码头。

      [景:轮驳分公司“某港拖18”驾驶仑一角。

    [钱明在王小川陪同下,火急火燎地上。

王小川:钱科长,这操纵系统昨天还好好的,今天“跑舵”罢工了。

明:你师傅知道吗?

王小川:我没告诉他。

明:为啥?

王小川:师傅刚动过颈椎手术,昨天晚上才回来,我不忍心惊动他。

明:刚才到我公司洽淡业务的日本电器专家佐藤木夫正在我的办公室,你请他给“甬港拖18”号号脉。

王小川:好,我马上去请他。(下)

明:这“18号”也真是坏得不是时候,这几天拖驳量排得满满的,它要休息几天会打乱整个计划进程。

        [王小川引佐藤木夫上。

王小川:钱科,佐藤木夫专家请来了。

佐藤木夫:钱科长,听王小川先生说,“18号”拖轮操纵系统出了问题。

明:对,所以我叫小王请你来号号脉。请。

佐藤木夫:(与钱明、王小川一起来到驾驶室操纵器旁,俯身查摸,然后摇头晃脑,一脸无奈)

明:佐藤木夫专家,这操纵系统哪里出了毛病?

佐藤木夫:一时无法判断,要卸下集成线路板,经过仪器测量才能得到因何所致。

明:佐藤木夫专家,这要多长时间,修复的费用多少?

佐藤木夫:这修复时间吗?我在未测查出毛病之前还无法奉告,费用吗10万元人民币。

王小川:啊,要这么贵,时间还不能确定。

佐藤木夫:(无奈地叉开双手)很抱歉,只能这样。

王小川:钱科,看来只能惊动我的师付了,我打手机给他。

       [阮速闻声而上。

速:你用不着打了,我已经知道18号拖轮操纵系统“跑舵”怠工的事了。

王小川:师付,谁告诉你的?

速:副驾驶小张,你不告诉我是你的失职。

明:阮师付,你做颈椎手术刚出院,小川不忍心惊动你。

速:哪个事大,他也分不清。(见佐藤木夫)那位是——

明:日本电器专家,他已经给18号拖轮操纵系统号过脉。

速:什么毛病?

明:他说要通过仪器测查才能答出结论。

王小川:师付,不但修复时间不能确定,而且要修复的费用是10万人民币。

速:(走向操纵系统)小川,是不是“跑舵”?

王小川:是。

速:(又仔细察查操纵杆下方的电位器,然后用手拨弄少顷,接着频频点头)毛病肯定出在这里。

佐藤木夫:阮先生,你的肉眼能看出操纵系统出了什么毛病?

速:凭我的积累的经验,它的症状告诉我,“跑舵”的毛病出在电位器上。

佐藤木夫:你敢肯定?

速:八九不离十。

佐藤木夫:不可思议,阮先生的眼睛比我的仪器还中用。

王小川:日本专家先生,我师付是宁波港的电器状元,他看过的电工书籍,堆起来比你人还要高,你可别少看我师付的能量。

明:小川,人家是日本电器专家,我们还是谦虚为好!

王小川:实事就是嘛。

明:阮师付,操纵系统毛病真的查明了?

速:查明了。

明:修复要多少时间,多少费用?

速:半个小时,5元人民币。

佐藤木夫:啊,半个小时5元钱,阮师付,你不会是开国际玩笑吗?

速:(从袋内摸出一张白纸,即用笔写就,然后交给王小川)小川,你赶快到仓库里找这个型号的电位器。

王小川:(接过纸条)我这就去。(下)

佐藤木夫:钱科长,今天我可要开开眼界了,在日本知道中国功夫不得了。但在机仑里我没见过。

明:哪就亲临一下在你眼皮底下发生的故事。

佐藤木夫:如果真能如阮君所说那样,我这个日本电器专家,要拜阮君为师。

速:班门弄虎,阮某不敢。

王小川:(手拿电位器气喘吁吁上)师付电位器找到。(把电位器交给阮速)

速:(接过电位器)钱科,原来的电位器因长期使用造成接触不良,只要更换新的电位器,“跑舵”的毛病就解决了,小川你把套筒扳手给我。

王小川:(从机仓工具箱里找出套筒扳手交给阮速)师付,我来吧。

速:不用,我自己来(说罢用套筒板手拧螺丝,因用力过猛触动颈椎)啊唷!(丢下套筒扳手,双手捂住颈椎)

明:阮师付,我陪你去医务室。

王小川:师付,我背你走。

速:不,操纵系统没修复,我能走吗?你不想完成公司下达给18号轮的任务?

佐藤木夫:阮师付,身体要紧,你歇息吧!

速:不,我不想因我缺乏坚持精神,对公司带来损失。(说罢拿起套筒扳手继续工作)

佐藤木夫:太不可思议了。

王小川:师付你别太用劲。

明:阮师付,半个小时不行,一个小时无所谓。

速:钱科你放心,一切都会在我的掌控之中。(手机响起,接听)喂……噢,是老婆呀,我没去公司……我在公园散步,出院时张医生嘱咐我有空多散散步,我能不听吗,怎么我说的话你一点都不相信,那好我叫小川接电话,让他来作证……,他为了我的安全,也陪在我身边,(用手势招呼王小川接手机)

王小川:(战战兢兢接过阮速手机接听)呵,是师娘呀,师付在我身边,他——

速:(瞪起眼珠)你要是不给我作证,我就不认你是我的徒弟,以后不准上我家的门。

王小川:……啊,师娘,师付没同我吵架,他说今年不找好对象,明年不许我再上你家门,……师娘,我没编故事,我是陪着师付在公园散步,他的颈椎一点没问题。师娘放心,有我在身边不会有事的,好,我关机了。(说罢关机)师付,你也太难为你的徒弟了。这是你第一次叫我撒谎。

明:善良的谎言撒一次吧。

速:好,我螺丝卸下了,你把这只电位器装上去。

王小川:是,师付你休息一下。

佐藤木夫:阮师付,这是你们中国配件,行吗?

速:中国能造人造卫星,造不出一个小小电位器,不过很抱歉,佐藤木夫专家,我估计以后你不用再染指我轮驳公司的船修任务了。

王小川:师付,电位器已经更换到位,机器可以发动了。

速:(走到操纵杆前仔细检查了一遍)OK,开机!

       [机声响起,王小川坐上驾驶台,紧握操纵杆。

王小川:师付,操纵系统运转正常,不再“跑舵”了!

佐藤木夫:(看表)不可思议,修复只用了18分钟。

明:阮师付,宁波港的电工状元,谢谢你。

佐藤木夫:(紧紧握住阮速双手)宁波港人伟大,中国的电工状元,征服了我这个日本专家。(跷起母指)佑希!估希!!




——停格剧终——




上一篇:老电工-----杨吉哲(严禁抄袭)
下一篇:220名祁县电管站亦工亦农(老电工)工资、养老的遗留问题
论坛/群组 帖内广告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全局 页尾通栏广告
对联广告左
对联广告左
本站2009-05-06至今已运行4559天。欢迎光临!
返回列表